您的位置:首页>>新闻中心>>行业资讯

“极致”的《三大队》|对话编剧张冀

行业资讯 / 2023-12-21

从《三大队》看现实主义题材发展

文|李欣媛


白发斑斓的“程兵”怅然地站正在街边,路人接踵而过,镜头逐渐拉远。这是电影《三大队》的最后一幕,也是编剧张冀感触最多的一幕。

“时间永是消逝,街市照旧安定。“路演中,张冀援用鲁迅的话,表达了他对电影的感慨,以及对“程兵”这个人物热诚的敬意。

改编自网易人间小道《请转告局长,三大队任务完成了》的电影《三大队》,自12月15日上映以来,收获颇多关心,预售破亿,豆瓣开分7.8,后又上升到了7.9分,成为了年底评分最高的国产院线片,也成了张冀编剧生涯中,评分排名第二的作品,仅次于2014年8.4分的《亲爱的》。

时隔三年,正在跟毒眸(ID:DomoreDomou)聊到这个故事时,张冀行语中还保留初见这个故事的兴奋与激动。寥寥9000字的原著故事,讲述了前刑警“程兵”十二年的漫漫追凶路,这个有限的文字空间给了张冀创尴尬度,却也给了他充分的创作空间。

从2013年的《中国合伙人》到如今的《三大队》已过去了整整十年,巧合的是,今年又是现实主义题材作品的大年,作为早早踏脚这一领域的创作者,这十年之间,张冀有了一些新的考虑与感悟。

“这是一个极致的故事”

毒眸:怎样一个契机接触到了《三大队》这个项目?当初这个故事打动你的地方是什么?

张冀:可能由于我之前接触的写实改编作品比较多,万达2019年买下这个版权后,第一时间就联系到了我。这个故事算是我接触过的作品中印象最深刻的一部,由于程兵这个人很极致。

程兵 张译饰(图源:豆瓣)


第一,他的身份。一个犯错入狱的警察,当前不可能再当警察,他不能再以警察的身份去追凶,但实际上,他心里不断承载着“警察”这个隐形身份。这个过程中,涉及到的“身份认同”和“自我认同”我非常喜欢且感兴味,感觉它能够承载很多丰富话题。

第二,他的固执。他用 12 年的漫长旅程去追凶,形成了这个人物脚够的故事奇观,我觉得这种故事奇观也会让观众代入到故事中获得激励。从这两点出发,我觉得这是非常有空间的故事。

毒眸:正在改编这个非虚拟的故事之前,都做了哪些准备?

张冀:我跟原著作者深蓝老师见了一面,由于他是刑警出身,我问了他一些细节问题、逻辑问题,包括实正在生活中警队的问题。原型人物“程兵”的话,他不接受任何采访,所以我们就没见。他是个有侠客之风的人,我们尊沉他。

其实,正在创作中,不能期视经过采访原著作者就把一切音讯搞定,我觉得最主要还是要理解原著中最念表达的东西,去接触不同的人。

毒眸:为什么选择用群像的方式去呈现这段故事?

张冀:这是这个戏比较侥幸的地方,当时接到这个项目时,我几乎当下就有一个灵感:后半段还是程兵一个人走完,但前半段必定是“三大队”的群像。

群像是现实主义,或者道写实题材非常主要的一个艺术特征,首先,群像能更大程度的还原生活,其次,群像有戏剧关系的纠葛,他们这些人有不同的选择、不同的性情、不同的际逢,能够形成对照。

毒眸:原著中,没有描述程兵入狱后的具体情节,但电影中对这段经历进行了必定笔墨的描写,以致加入了两个新角色,这方面是怎样考虑的?

张冀:其实这段我本来写了大量的戏,大概有二十多场,比如,程兵妻子与女儿来探监,李晨饰演的杨剑涛也来了。但是碍于时长,剪了很多。这段戏的初衷是念沉点表现一个警务人员,为了抓怀疑犯,结果本人进了监狱,他是尴尬的、落魄的,这是一个关键的阶段,张译对这个人物变化的归纳是非常出色的。

看守所的戏,我主要念呈现众生相。程兵正在看守所打探王二勇的音讯,正在跟这些怀疑犯接触的过程中,他看到了这些人的问题,有些是由于原生家庭,有些是由于人格缺陷,红中和阿哲就是其中的代表人物。

现实主义就是要做群像,由于它会拓展不同阶层、不同身份的人。展现的越多,它就越像画卷一样广阔。

毒眸:正在原著中,其实是没有“老张”这个角色的?您为什么念要正在故事中加入这个角色呢?

张冀:这个人物其实是实正在具有的,我正在材料搜罗的过程中,觅到了原型。“老张”的身上既代表着警队师承关系的延展,也正在他身上呈现出了一些警务人员的现实困境。

“老张”(图源:豆瓣)


警队是特地注沉师承关系的,程兵是小徐的师父,老张则是程兵的师父,就是一种传承。师父带领熟悉工作的同时,也正在教授经验,比如,之前小徐就是个“生瓜蛋子”,只念办大案,照搬书本做事,但后来程兵带着他发生了一些改变,这其实就能够看出警队的特性。

另一方面是警队人员的现实情况。警队里的人身体都不太好,收入又不高,一旦患病对他们的家庭就是一个很大的负担。老张的原型就是正在办案过程中突发脑溢血,但他不是正在办公室出的问题,而是正在家里,所以认定工伤就比较麻烦,这个片段大家都很有共鸣。所以,写实题材你就得觅到一些有共情的、有社会根据的东西。

非虚拟故事,一花一世界

毒眸:非虚拟故事的改编优势是什么?

张冀:我觉得非虚拟故事有一个好处,它能提供一个很实正在的群体世界,提供我们平时生活中不了解的一个群体样貌,比如,盲人按摩院、一支犯了错误的警队。

非虚拟的故事中有很多实正在的东西,包括群体身份、生活细节、职业特质。它形成了写实电影具象的故事基底,能够给创作者提供“一花一世界”的创作文本,让我们见识到一个本人不了解的世界,协帮我们更快或者道更精确的进入创作,然后我们再根据电影创作的一些规律,或者我们曾经控制的一些方法论,双方互相补充,取长补短。

毒眸:目前对于非虚拟作品或者实正在事件的改编,具有现实跟艺术创作的矛盾问题,你怎样看待这个矛盾?

张冀:创作这个东西首先是要还原。第一,实正在生活的质感,第二,实正在人物的精神。任何一个好的实正在事件或者实正在原型人物,它必定具备这两个。

必需要充分做脚还原工作,去做调研,去各行各业观察,记录细节。

养成习气,并内化为一种创作方式,即便不带着创作任务,也能发觉很多细节。当经验形成某种感受当前,就会有量变到质变的变化。

还原之后需求创造,由于写作是虚拟的。任何一个创作者对世界的看法是不一样的,对这个事的解读就会不一样,但是大体上故事底色是一样。

现正在虚拟好像变成了一个贬义词,并不是的。越一流的创作者越具备虚拟的能力,他能从大家看到的同一样东西中,虚拟出一个精神,一个你完整念不到的精神领域,这才是艺术的本质,或者是道事艺术的本质。

创作者正在虚拟的创作中要有审美,有耐心。每一稿处理每一稿的问题,不要毕其功于役,比如第一稿处理结构的问题,第二稿处理人物的问题,第三稿处理情感的问题……它是个过程,写作时要具备耐心。

毒眸:正在以来的改编创作过程中,你逢到过原著内容非常动人,但是戏剧层面无法满脚的情况吗?这种情况普通怎样选择?

张冀:其实交到我们手上的非虚拟内容愈加戏剧性,有时候我们反而要把这些故事的戏剧性降低,否则太像编的了,但其实它是真的。

毒眸:现正在观众更倾向于现实主义题材,这种景象背后深层次的缘由是什么?将来会不会继续发展强大?

张冀:我觉得写实题材本土化肯定是会继续向前发展的。今年电影市场,好莱坞大片、港片票房都不行,独一能惹起全民兴味的电影都是写实本土的题材,这就是一种预示。现实主义题材作品内核实正在,有实正在情感,也有话题性,能够契合社会大众心念。

毒眸:对于现正在的创作环境来道,大家开始倾向于用“现实主义+类型化”这个模式进行创作,目前有哪些问题是值得留意和警惕的?

张冀:我觉得现正在的创作者实际上正在经历一个艰难的阶段。现正在的观众请求很高,而且新的观众进来了,他们不是保守的电影观众,审美趣味也发生了变化,他们有丰富的观影经验,短视频影响了他们的审美趣味,这让他们对电影产生了一些新需求。创作者们必定要去顺当这个变化,做相当的调整,究竟,电影就是需求时辰跟观众建立联系。

对于类型内容来道,还是要有新东西来打动刺激观众,由于观众越来越难走进电影,只能用新颖的内容来接收他们,但这个“新内容”又不能走的太远,否则大众不好接受,这个度很难控制。

最后,我觉得只需涉及到现实主义,要坚持一条规则——平凡的人做不平凡的事。

平凡就是实正在,现实生活中大多数人的生活是平淡的,那么我们电影必定不是讲平凡的人做平凡的事,而是要讲平凡的人做不平凡的事,它肯定有一个精神支持,才能让一个平凡的人做不平凡的事。这种情感的冲击是现正在年轻观众需求的,所以“不平凡”这三个字是值得研讨的。